FC2ブログ
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Psycho-pass] 犬

犬。
Psycho-pass / 朱狡
警告:BG/黑朱/人物性格扭曲/不純潔主從關係/作者不存在的品格崩壞/不負責腦熱草稿
---

  Tick-Tock.
  反綁在身後的雙手逐漸失去知覺,長時間的跪姿所造成的血液循環不良正在體現,稍微一動刺麻感便大面積的咬進下肢。他聽到時鐘在滴答作響。
  「狡嚙。」即使視覺被剝奪,來自飼主身上的暖香在微涼空氣裡仍像打火石擦出星火的瞬間,點亮了腦海裡那張秀氣的面孔。

  或許對手持統治者的人們而言,心靈感染的確是一種無法避免亦無法根除的病症,然而就像槙島聖護可以活在系統的法則之外,他的飼主在看盡了這麼多奇形怪狀病態的罪惡之後,精神色相同樣可以保持著以往的清澈。
  但他知道她已經變了,猶若處子腿間甜美又炙熱的秘密,只有他知道。
  曾幾何時,那個笨拙軟弱的女孩子,成了他名符其實的統治者,用溫柔清亮的嗓音扯動他頸上的項圈,征戰過他內心的荒原,直達最黑暗也最柔軟的部分。

  「狡嚙,」帶著薄繭的冰涼指腹劃過頸動脈,輕輕摩梭著皮革與肌膚的交界處,低喃聽上去像一聲夢醒的嘆息「你是我的狗,對嗎?」
  垂下頸子,他無聲地用臉頰摩梭著飼主的指掌,甚至討好般的舔拭著掌心和指尖,像隻忠心的狗,濡濕所有罪惡所留下的傷痕。

  「那麼,就為了我所認定的正義……」超越西碧拉所衡量的正義。
  她跪進狡嚙的腿間與他貼身擁抱,任由獵犬在頸側留下鮮豔的吻痕,一手從完全敞開的襯衫後領下潛,撫摸那些在背肌上微微紅腫的交錯鞭傷。
  「在深淵裡潛行,去吠叫、去奔跑、去獵殺吧。

  Tick-Tock.
  早在常守朱第一次開搶打碎他猶若行屍走肉的生活開始,狡嚙就已經明瞭───終有一天,自己將會為了他的飼主與這個世界的規則為敵。

  「……。」

2013.01.13(Sun) - 腦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