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DRRR] 狂 花

狂花
DRRR衍生 / 平和島靜雄x折原臨也











  早該察覺到的。

  肋骨禁錮著呼吸,血液在血管裡飛速運行,世界失去聲音,只剩下追逐與被追逐者的腳步聲和體內的心跳震耳欲聾。踏過水窪濺起的水滴打上鞋面,又下雨了,急促且冰冷的模糊了前方躍動的身影。

  早在尚未綻放之前,他就該察覺危險在對方的眼底柔軟而靜謐的抽芽。



  [ 狂 花 ]




  空氣裡凝結的水分像充斥四肢的疲累一樣飽和,傾盆大雨造就了難得雙方都同意的停戰時刻,平和島靜雄叼著菸瞥了眼正用討人厭語氣叨絮著今日池袋損毀的自販機和路標數量的折原臨也,莫名的違和感侵占內心小小一角。

  不是因為單獨和死對頭在街角屋簷下躲雨,儘管那看在旁人眼裡是個離奇的光景。暴怒、追逐、挑釁、公共器物損毀,再習慣不過的模式導致他一時之間也說不出來哪裡怪。今天的情報屋感覺起來不太一樣,藏匿在字句中微微上揚的語調讓他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壓抑的亢奮情緒,像豹子看到獵物的嗜血衝動。靜雄一度懷疑他是不是嗑藥了,接著下一秒便排除這個可能性───就算討人厭折原臨也也是隻聰明的跳蚤,他不會幹這種自毀的蠢事。

  「喂,跳蚤,」煙霧融進雨幕,他隨口扯了個話題打斷臨也進入白熱化的「小靜真是個暴力狂」的演說「你真的不相信死後世界?」
  從來良學園時期結下樑子後一直到現在,靜雄知道他是個無神論者,不信神也不信靈魂一說,只對人性百態表達出一種病態扭曲的狂熱,然而有趣的是,他曾無意間聽過臨也隨口提起幾個北歐神話───奧丁、女武神、諾倫三女神───或許是因為北歐眾神的形象性格太貼近他所熱愛的人類種族,靜雄記得他在講述時眼底翻湧而出的光芒,好像刀刃上的鋒芒。
  收了聲,臨也衝著他眨眨眼,勾起一抹曖昧難明的笑容,順勢伸手抽走靜雄的菸在指間把玩。

  「吶、比起那種虛妄不實的想像,烏煙瘴氣的人類生態有趣多了不是嗎☆」雨天時的光線貼在五官輪廓上讓他看起來更加蒼白,臨也瞇起眼睛揚起下顎,虹膜上拖曳出淺淺流光,神情安靜而殘忍。
  愛慾、仇恨、嫉妒心、佔有慾、犧牲、孤獨、鬥爭、痛苦、猜忌、快樂、悲傷、死前遺言───人的心像個盒子,無法解構只能從旁敲鑿觀察,各種變數及外力因素讓每一次的結果都不盡相同,猶如微小變化的小數點。

  啊啊、果然還是最喜歡了啊,人類。

  「呿、」一把搶回已經被拗得彎彎曲曲的菸,橘紅火光還在垂死燃燒,靜雄透過墨鏡斜睨著他那雙明明是暖色調卻一點都不溫暖的眼睛,盤繞內心的不祥感覺越趨強烈。
  「如果真的有的話,希望不要在那裡遇到小靜呢。」突然臨也傾身過來靠得好近,蔥白手指扯著襯衫衣領逼得靜雄微微彎身,他看著略顯錯愕的男人,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畢竟,」顛起腳尖,薄薄帶笑的嘴唇貼著對方的嘴角擦過去停留在耳邊,溫度涼得像雨水「是最討厭的小靜了嘛。」
  語尾微顫的討厭笑聲讓靜雄猛然一個機靈回過神,推開幾乎整個人貼在自己身上的臨也破除這個近似擁抱的姿態。順著推攘的力道向後踉蹌了幾步,臨也站在屋簷所及的範圍外,掛著高深莫測的微笑,最後一點雨水落在他的鎖骨上,然後雨停了。

  雲層散開後是綺麗顏色的天空,落日餘暉從大樓間灑落下來,橙紅色的光在遍地水跡上閃閃發亮。隔著三尺的距離,靜雄望著笑得一臉沒心沒肺的傢伙,心緒複雜的皺起眉頭。

  比夕陽更深沉,比鮮血更透明。出自某種本能,他在折原臨也的眼裡嗅到濃郁芬芳的災禍味道。





  後來,戰爭開始了。
  個人、團體、階層間的平衡被微妙的破壞,池袋地區不復平靜。

  最初是Dollars首領的真實身分外流,引起龍之峰帝人和紀田正臣───前黃巾賊「將軍」───之間的決裂,詳細原因他並不清楚,流傳的版本相當多種,最普遍的說法是紀田感覺自己遭到了背叛,無論是出自朋友情誼或是其他,而他並不想多做猜測。
  在紀田重登將軍之位後,池袋最大的兩個團體黃巾賊和Dollars正式宣戰,緊接著栗南會與沒落已久的藍色平方也加入戰局,導致城市淪為戰場,巷弄成了溝壕,每天都有人在哭泣流血,人心惶惶。

  後來的後來,他從龍之峰的口中得知這場戰爭的核心目的是為了喚醒愛爾蘭妖精杜拉罕的首級,也就是塞爾堤二十年來一直在尋找的頭顱。鬼魂奪命般的嘶嘶馬鳴不再在街道上呼嘯而過,被稱為都市傳說的色機車銷聲匿跡,與無照密醫同列失蹤名單。
  秘密足以構成戰爭,而最擅長用秘密擊潰他人的人只有一個。對此平和島靜雄一直都清楚知道,卻仍來不及在一切開始之前扼殺禍源。

  所以一切都亂了序,像那天的大雨,來得又快又急。





  混亂開始的兩個月後靜雄終於又在池袋見到了外傳死亡的情報屋。
  當時下著雨,他撐著傘走過街角,突然一道閃雷落下白得目,點亮了人海之中折原臨也帶笑的蒼白臉孔,他想也不想的就拋下傘追了上去。

  狂奔狂奔狂奔,一路上沒有任何自販機或路標遭到破壞,平和島靜雄只是專注的追逐著前方纖巧的色身影。事實上他不知道為什麼要追,也不知道追到了要問些什麼,或許他只是想看看那雙眼睛裡的光芒,是不是和他夢裡一樣的瘋狂。

  早該察覺到的。

  彎過最後一個轉角,他猛地停下腳步,心臟跳得飛快,整個胸腔發出一種緊縮的疼痛。相隔不遠,臨也站在街道的另一端,背影沐浴在不知不覺從烏雲後面探出頭來的夕陽裡,宛若北歐神話裡火之化身洛基。

  世界在燃燒。

  「小靜啊,」旋過身,臨也展開雙臂以平衡歪斜的重心,他的聲音清亮,笑意狂妄「聽過諸神的黃昏嗎?」
  雨還在下,零零碎碎的,暮日的顏色浸透了映著顛倒影像的水窪,讓他看起來像踩踏著遍地鮮血屍骸而來的災難。

  比暮日更冷,比琥珀更紅。靜雄望著那雙即使背著光也依舊燦亮的眼睛,握緊拳頭,感覺內心的躁動就要突破身體表皮,混濁而清晰的。

  這是一場無法停止的戰爭,對他,對他,對所有人。
  而早在薄涼溫度擦過嘴角直襲耳畔的時候,他就該聽到折原臨也鳴起的號角。

  那樣嘹亮。




fin.


激情之下的產物(?)
拜碰友之賜與嘟啦(?)相遇了......然後小靜和臨也就擄獲我的心了☆

Fin.

2010.04.25(Sun) - 腦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