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ZONE 00]百年

百年。
ZONE 00衍生 / 淨阿彌x紺之介



01
我已經等了好久。
他在月光中側過身來,笑彎了一雙透明藍的眼睛。


02
身為魔物,我們擁有相當漫長的壽命。
在那個魑魅魍魎行的時代,這座湖幾乎可說是少數幾片淨土,只因當時四巨頭之一的那位大人愛極了這裡的景緻。
他喜歡搖著柔軟的尾巴沿著湖邊散步,雪白的衣袖上蝶翅翩翩,身上總帶著幾分風花雪月的味道,而身後數十步遠的地方往往跟著另一位帶刀的王者。
不語,談笑,刀刃相向。稀鬆平常。
我比他們年輕許多,但早在四巨頭的時代開始之前,我就已經看著他們共度了千萬個月夜。
他們是對方的導師,是摯友,是家人,是情人。
是命運共同體。
那時的我何其天真,竟以為這樣的日子會永遠持續下去,直到---
---直到豔紅牡丹落了地。

那日他在湖邊站了一夜,雨水打濕長髮卻難以洗去前襟飛濺的血跡。
明明是操控火焰的指掌卻帶著最冷的溫度。
最後,我只記得他垂下眼簾,轉身消失在清晨的薄雨裡。


03
那一天,有兩個男人死了。
在世間流傳下來的故事是這樣講的。
然而在我看來,那一天,有三個男人死了。

夏季的雨突然冷涼了起來。


04
後來、後來,人類的時代開始了。
由於地處偏僻,這兒的湖水仍是在這樣的變遷中留住了時光的足跡,漣漪一圈兩圈,清依舊。
有許多傳言回到了這裡,說外頭的世界變化之大令人驚恐,說人類的勢力如何日漸強大……說剩下的三位大人都隱居去了。
少了點笑鬧聲,住在這裡的我們總感到有些寂寞,即使我們不曾與他們交談。


05
百年之後,一個夏天的末端,湖邊來了位訪客。
知了嘶吼,夕陽餘暉才剛收盡殘溫,他站在岸邊向湖心凝望,細白的腳踝浸在水裡,淺紫色的頭髮像冠狀的火燄在晚風中輕輕搖動,短襬和服上深藍襯著橙色紅色的金魚,白色水紋如煙波繚繞,若撇去背影裡的深深落寞,可說是相當的孩子氣。
我們沒敢作聲,即便他站了好久好久,即便我們知道他是誰。

霧狀的白煙從嘴邊溢出,蒸冉而上,他咬著煙管笑出聲音,發出一種在聲帶上磨過的苦澀感。
吶、黃泉,很遠嗎?
我們愣了一下,不確定這句是他的喃喃自語,還是問著身後的我們。四周太靜,而他的嗓音又細微得幾乎要消匿在風中,但下一句,我們的確聽清了。那麼輕那麼苦。
引渡亡者的你們,應該再清楚不過了吧。
花開葉落,葉生花凋。
是的、是的,即使秋天未到,花葉不相見的我們仍然再清楚不過了。
比世上最長的河更長,比世上最遙遠的旅程更遠,祈願的手搖曳著,蜿蜒的沒進最深的暗裡去;那火照之路就像三世不斷的因緣紅線,

風起,風止。
他又笑了起來,薄煙之中他勾起嘴角,懷念似的,自嘲似的。
是誰說一定會從黃泉歸來,是誰說會等著伊人歸返。
花開了又謝,雪落了又融,年年歲歲分分秒秒,他賞花賞雪賞月賞秋楓,賞的不過是自身的孤寂。
好久好久,久到我們都以為他已經被凍結在凝止的時間裡之後,他深深的呼出一口煙,像吐出無法化為言語的痛楚。

我已經等了好久。
轉過身,他淡淡遞出一句,皮膚蓋上月光散出珍珠色的光輝。
微笑狐媚而柔軟。


06
身為魔物,我們擁有相當漫長的壽命,百年不過瞬間。
但他笑著說,他已經等了好久。
透明藍的眼睛映著湖水的粼粼波光。


07
牡丹,蝴蝶,如此淒紅蒼白。





end//

081025

2008.10.26(Sun) - 腦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